#科普# 如何培养孩子对弟弟妹妹的爱

随着生育政策的不断放开,不少双独家庭都考虑到独生子女将来的巨大压力和负担,所以都有生二胎的念头;但同时,正在准备迎接第二胎的爸爸妈妈也在头疼一个问题,如何告诉第一个孩子,他们将有一个弟弟妹妹,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明白,弟弟妹妹是陪伴,并不是夺取父母疼爱的那个人呢?

更多生活资讯,请关注微信nyshopdaren

1、在怀二胎的时候,就向大孩子渗透一个理念:有弟弟妹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可以带着她一起听胎教音乐,给小弟弟妹妹讲故事,让他抚摸并且感受,告诉他要爱她,要温柔对他;时间一久,潜移默化地在孩子心里就会播下爱的种子;

2、让孩子充分参与其中。比如给宝宝起名字,帮宝宝冲奶粉、换尿布、喂饭,充分让大孩子体验到成就感,并且培养他照顾弟弟妹妹的能力;不要责怪他做不好,多给予耐心和指导,久而久之,他就会对此产生兴趣,并逐渐形成能力;

3、灌输“我爱你”的思想。不要一有了弟弟妹妹就对小的疼爱有加,老大会觉得自己被冷落被孤立;在疼爱弟弟妹妹的同时,也要多对老大说,你一直是爸爸妈妈的好宝贝,爸爸妈妈永远都很爱你,同样也很爱弟弟妹妹,希望你也能和爸爸妈妈一样,疼爱弟弟妹妹,爸爸妈妈相信你可以做到。给予孩子信任和孤立,他就会做到。

4、培养老大的责任感和威信。告诉他,宝贝你非常聪明可爱,我觉得你可以当弟弟妹妹的小老师,教教他好吗?让他变得和你一样聪明,可爱。这样的话语,对于孩子都很有效,不仅培养了老大的自信,还创立了他和弟弟妹妹的相处环境。

这里分享龙应台的一篇文章,和转发领颇高的一组漫画,有孩子的父母,应该会感触很深。

妈妈不是没有准备的。
安安近四岁的时候,妈妈的肚子已经大得不像话,好像一个随时要掉下来的大西瓜。安安把耳朵贴在这个大西瓜上,仔细听里头的声音;听说里头那个家伙会游泳,有点儿笨,可是长得还可爱。我们两个本来都是天上的小天使,是上帝特别送给妈妈做女人的礼物。最重要的是,里面那个家伙出来的时候,会给我从天上带个礼物来。
飞飞从肚子里头出来的时候,果真带来了一个给哥哥的礼物:一辆会翻筋斗的越野跑车。安安觉得,这婴儿虽然哭声大得吓人,可是挺讲信用的,还可以忍受。
妈妈听说过许多恐怖故事,都跟老二的出生有关。老大用枕头闷死老二;老大在大人背后把老二的手臂拧得一块青一块紫;老大把熟睡中的老二从床上推下去;老大用铅笔刺老二的屁股;老大用牙齿咬老二的鼻子……
妈妈私下希望那从子宫里带出来的越野跑车会软化老大的心,不让他恶从胆边生,干下不可弥补的罪行。从医院回到家中之后,她就有点提心吊胆的,等着贺客上门。
住对面的艾瑞卡第一个来按铃。妈妈斜躺在客厅沙发上,正搂着婴儿喂着奶,当然是妈妈自己身上的奶。艾瑞卡手里有两包礼物,一踩进客厅就问:“老大呢?”
安安从书堆里抬起头,看见礼物眼睛一亮。
艾瑞卡半蹲在他面前,递过礼物,说:
“今天是来看新宝宝的,可是安安是老大,安安更重要。艾瑞卡先给你礼物,然后才去看弟弟,你同意吗?”
安安愉快地同意了,快手快脚地拆着礼物。艾瑞卡向妈妈那儿走去。
“你怎么这么聪明?”妈妈又是感激,又是佩服。
“哎呀——”艾瑞卡把“呀”拖得长长的,一面用手无限温柔地抚着新生婴儿柔软若丝的头发,“这可太重要啦!我老二出生的时候啊,老大差点把他给谋杀了,用枕头压,屁股还坐在上面呢!用指头掐,打耳光,用铅笔尖……无所不用其极哩……”
她压低了声音说:“小东西真真美极了……”
临走时,艾瑞卡在大门口又亲了亲安安,大声对妈妈喝着:“我觉得还是老大比较漂亮,你说呢?”
然后摇摇手,离去。
此后,妈妈发现,人类分两种:那做过父母的,而且养过两个孩子以上的,多半和艾瑞卡一样,来看婴儿时,不会忘记多带一份给老大的礼。那不曾做过父母或只有独生儿女的,只带来一份礼。
他们一进门就问:
“Baby在哪里?”
为他们开门的,只比他们膝盖高一点点的老大,站在门边阴影里。
他们大步走向婴儿小床,低下头去发出热烈的赞赏的声音:
“看那睫毛,多么长,多么浓密!看那头发,哇,一生下来就那么多头发,多么细,多么柔软!看看看!看那小手,肥肥短短的可爱死了……”
客人努起嘴唇,发出“啧啧”的亲嘴声,不时“哦——吔——啊”做出无限爱怜的各种表情。
老大远远地看着。
客人把礼物打开:“你看,浅蓝的颜色,最好的质料呢!Baby的皮肤嫩,最配了……”
“来来来,让我抱抱Baby……”
客人抱起香香软软的娃娃,来回跟着,嘴里开始哼起摇篮曲,眼睛眯起来,流露出万分沉醉的柔情蜜意。
老大在远处的台阶上坐下来,手支着下巴,看着这边。
直到走,客人都没注意到客厅里还有另外一个孩子,一个他本来认识的孩子。
晚上,该刷牙了,老大爬上小椅子,面对着洗手台上的镜子,左看看,右看看,看自己。
“哈?”妈妈好奇地瞅着。
“妈妈,”老大的眼睛不离开镜子里的自己,“妈妈,我的睫毛不长吗?”他眨眨眼睛。
“长呀!”
“不密吗?”
“密呀!你怎么了?”
“妈妈,”他的眼睛有点困惑地盯着自己,“我的头发不软吗?我的手,妈妈,我的手不可爱吗?
“……”
妈妈放下了手中的梳子,把老大拥进怀里,竟觉得心酸起来。

1bef5262c4a116191ff8a9e437e93c82_b 1bf8683bdf2fdaff6e6f541b3c77eb94_b 2e40081527d97c8413d6b10afc8ce910_b 47fcea5c543dff1d406660a3f259da0f_b 68cceb359fb3c1b69038c3f5c2ac3209_b 124b864c358636c18aa246e9d850961f_b 462be61594969d4eb6bc7a8178ddeab4_b 473ba31eebd753acb70c16b045a32035_b 1723d5d8959366c36ed0a6141f52a256_b ddceee0ec0b3c03bfe66a485e108d2b8_b e56628608e8ec2540ba478ac6ed33df6_b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Malcare WordPress Security